乐米彩票 > 原创帖文 >


扯一把儒生们的蛋!
外面在下雨,房间里冰冷,我坐在电脑前,无聊。打开两个电影网站,用眼睛浏览了一下片名目录,也觉得没劲,真的不知道想干什么了。

有好友上线了,小人头一闪一闪的,给我发来信息:干什么了?我看了看马甲,不认识,我问:你谁啊?对方说:我啊!我皱了下眉头,心想:废话一句。反正我也无聊,回应:换马甲了吧?对方说:嗯,你在干嘛?我说:吃饱了撑的,坐着愣神呢!对方发个表情,我看不懂什么意思,警告:有话说话,别做多余的动作。对方说你吃什么了,火气这么大?我说:少废话!对方再发话:周末不出去走走?我说:见人就烦,一个人呆着挺好。对方又说:看场电影,放松一下心情嘛!我说:《阿凡达》看过了。半晌,对方发过一行汉字:去看《孔子》啊!我回复:不看。我冲了一杯咖啡,回来看到对话窗口里的信息:作为一个中国人,应该了解一下孔子,周润发扮演的孔子,应该不错!我决定结束对话:不聊了,做点事。对方意犹未尽:做什么?我说:写点东西。对方追问:写什么?我敲出一行字,想作为我要写的文章的标题:孔氏门徒不过是一群人尽可夫的娼妓而已。对方又发表情,好像大吃一惊:不会吧?我说:他们本来就是!

曾经写过一篇《我说孔老二》,随手发在一个论坛里,笑骂两由之。有人支持赞赏,有人拍砖怒骂,有人多言多语,为孔老二涂脂抹粉,我一概不做回应,懒。特别是对那些挺儒的棍子们,更是懒得用正眼看他们一眼,我以为这是一群大脑积水的病人,一对狗爪子能敲打出之乎者也的字样来,就以为自己是个人了。别以为我是在侮辱他们,我真的没有。

其实,在春秋战国时期,孔老二的儒家学说不过就是一家之言,算是一种政治主张。当年孔老二怀里揣着“克己复礼”的馊馒头,周游列国,到死也没卖出去。直到了汉朝武帝的时候,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才把孔老二扶上圣人的位置。要说这孔老二生前并不得志,身死之后却被统治者连皮带骨头的利用个完全彻底,到“五四”时,“打倒孔家店”的呼声不绝于耳,这老头也够冤枉的。汉武帝之所以在诸子百家之中,惟独看中了孔氏儒家店铺,就是看中了孔氏门人及儒家弟子们的一身狗骨头!世人称之为“犬儒”一点也不委屈他们。

我说孔氏门徒不过是一群人尽可夫的娼妓,连最要好的朋友都说我此话雷人,我说雷人的不是我,去翻看历史,孔氏后人及其儒教门生的丑恶表演,他们无耻与下作的行径,以娼妓来形容之,那是对古往今来无数娼妓的羞辱,真的对不起了,我实在找不到更恰当的词来比喻这帮孙子了。

汉武帝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宋仁宗至和二年封孔老二后裔嫡孙为衍圣公,并动用国帑公币,承担了曲阜孔府这一宏伟建筑的全部费用,那可是当时的国家重点工程之一。可是,靖康之难,徽钦二帝北虏,宋都南迁,就在岳飞因臣子恨尚未灭而耿耿于怀的时候,孔家后人孔端操已经派人向金国新主表达赤胆忠心,有奶便是娘了。

北宋灭于金人,南宋灭于蒙元。当文天祥“惶恐滩前说惶恐,零丁洋里叹零丁”,以为“人生自古谁无死”,决定“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时候,孔家后人孔元用已经毅然而决然地投入到元主忽必烈的怀抱中,并率领族人光荣地入伍到乐米彩票元军之中,清剿和镇压汉人对元军的抵抗和反叛,最后孔元用不幸死在军中。孔元用为蒙元的祖国统一大业而死,死得光荣。遗憾的是他的后人并没有得到元主的支持而成为衍圣公的正溯传人,孔家的另一号人马孔元措抢班夺权。

恶心人的事情还在后头,为了取悦忽必烈,孔府还派出大儒张德辉与元好问等觐见忽必烈,跪请他为“儒教大宗师”,忽必烈也不要脸,斗大的汉字不认识几个,居然愉快地接受了这一请求,心情大好之下,忽必烈把儒生的社会地位给提升了一个次位,所谓的九儒十丐,“臭老九”的名号就是这么来的,在元代,儒生比要饭的乞丐牛逼。

蒙古人在中原统治汉人八十年左右,混不下去了,又退回到塞北草原了。听说在草原上拉屎撒尿不用去厕所,可以随地大小便,蒙古人习惯了这种自由奔放的生活方式,觉得这样感觉才爽。

蒙古人走后,陈友谅、张士诚、朱元璋等逐鹿天下,其中以朱元璋人品最恶劣,最后取得成功。朱元璋不是只好鸟,却也看不起孔家的人品,但是知道这家人对维护统治有用,故而仍续封孔家后人衍圣公名号。

最令人不耻的是明末孔府衍圣公孔胤植,要说明朝老朱家待他可是不薄,此人本非嫡传,不但受封衍圣公,还先后被加太子太保和太子太傅,可谓“皇恩浩荡”。可是,当李自成的农民军一入山东地面,离曲阜还远着呢,孔府就羔羊美酒的准备着,要做拥军模范,并出具朱示,令人供奉大顺国永昌皇帝龙位。李自成也是个不识字的主儿,还没来得及鸟他孔家一下呢,就被已经削发易服的吴三桂给打跑了。

清军入关,天地翻覆,改朝换代,衍圣公孔胤植知错就改,即上《初进表文》,向清廷表忠心,称颂清帝“山河与日月交辉,国祚同乾坤并永”,表示“臣等阙里竖儒,章缝微末,曩承列代殊恩,今庆新朝盛治,瞻学之崇隆,趋跄恐后”。接着,为响应清政府发布的削发易服伟大号召,孔府举行了隆重盛大的剃发仪式,在“恭设香案,宣读圣谕”之后,孔氏族人削发易服,成为大清朝的人民代表,可谓与时俱进。

话说到这里,有想要乐米彩票官方网站脸的儒棍会说,你别哪壶水不开提哪壶,你说说我们儒生,就没有威武不屈,富贵不淫,贫贱不移的好汉子吗?我翻了几页手头的书,找了半天,看到庚子年在北京闹义和团之后,八国联军进紫禁城,北京的老少爷们以为老佛爷永远也回不来了,改天换日了,立马有人张罗着给八国联军的司令官德国人瓦德西将军送“万民伞”,表达归顺之意,顺便出谋划策,要求瓦德西将军开科取士,这是读“四书五经”的儒生们干的事吧?

今天无聊,码字扯蛋,写这篇文章,不是为了给孔家难看,或抽儒生们的耳光,我是想告诉挺儒的人们,别太拿孔老二那一套当回子事,也别太拿自己当回子事。别以为读过《论语》就以为自己会咳嗽了,吐口唾沫都有春秋大义在里面,别以为就你们热爱祖国的传统文化,就你们高尚,不是圣人也是君子,谁相信你们都是光吃不拉的动物啊!

把孔老二摆上圣人的位置,是他老人家的不幸,更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。 “罢黜百家”是一场文化浩劫;“独尊儒术”是一场政治噩梦。纵观中华民族2000年的发展历史,“四书五经”成为中国读书人的全部内容,2000多年,除了“儒棍”,这块土地再也长不出其它的奇花异草。去翻看历史上那些大大小小的“儒”们,不论是“君子儒”还是“小人儒”,可以说是夜来风雨声,混蛋知多少。

在古代中国,如果有谁看到某儒生夜半三更的在那头悬梁针刺骨的秉烛苦读,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在为探索自然的奥秘,为寻求人类的真理而上下求索,他是在那准备高考呢!金榜题名和洞房花烛是儒生的梦寐以求。

通过科举考试,儒生们取得了功名,加入到了统治鱼肉中国人民的干部队伍之中,该做点人事了吧?不可能!看中国的历史你会知道,读所谓圣贤书长大的儒生,一走进官场,就是一个王八蛋!2000多年的中国历史,王朝更迭频繁,谁也无法长治久安,政治上的灾难跟黄河的旱涝灾害一样,循环往复。而中国的读书人,就是这些儒生们,是没有智力带领中国人民走出这个灾难之圈的。今天,居然还有人企图从儒家的学说里寻求政治途径,真是吃了八辈子的狗屎!

儒生们取得所谓的功名,即成为体制内人,成为既得利益者,他们反对任何形式的改革,不管这个国家民族正在遭受怎么的灾难和威胁,他们全然不顾!1840年,英国人用舰炮打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,整个中国面临着“千古未有之变局”,多少仁人志士,用鲜血和生命寻求救国求存的道路,而儒生们呢?高举着“祖宗之法不可变”的旗帜,道貌岸然,在那装王八蛋装逼装孙子!从小就听人讲反动派这个词,长大了才明白,儒棍们就是这个国家前进道路上的反动派!

中国人民有丰富的亡国经验,历史上不止一次地被异族入侵灭掉,事过境迁之后,儒棍们找出一两个“汉奸”来,就心安理得地做新朝的官了,只要新王朝依然地开科取士,给儒生门官做,儒生们一定会兴高采烈地山呼万岁和我主圣明,削发算什么?易服算什么?把新婚妻子的初夜权送给统治者又算什么?儒生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个,这是天底下最不要脸的一个族群!儒生们的终极幸福就是遇到一个所谓圣明的君主,赏他们一口饭吃,至于这主子是什么人,儒生们并不在意,也从来没有在意过。所以我说儒教门徒是真正的亡国贱种,他们本就是天生的做汉奸的材料。

今天之中国,改革开放30年,政治经济前途未卜,有洞悉中国之弊端者要求政治西化,建立民主之政体,以法治国,实现国人百年之民主自由之梦想。也有人以复兴中华文化之名义,力挺儒家之教,其实是投机之心念,取巧之举动,向强权献媚邀宠!真应了那句俗话:狗改不了吃屎!